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受理

顶层视角|政务服务“跨省通办”最新实践成效、问题及推进建议

发布时间:2022-09-22 16:25:38  来源:一窗研究院  【字体: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 分享到: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发布,从全局和战略高度对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进行了科学规划和部署,受到社会广泛关注。该《意见》明确提出了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为根本目的,加快建立全国统一的市场制度规则的总体要求。推进政务服务“跨省通办”是助力建成全国统一大市场的重要举措,要运用信息技术,以企业投资生产经营和群众工作生活最直接、最迫切需要“跨省通办”的政务服务事项为重点,破解阻碍“跨省通办”高质量发展的体制机制瓶颈,打造泛在可及、智慧便捷、公平普惠、全国通办的数字化服务体系,让群众少跑腿、数据多跑路,加快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为建成全国统一大市场助力赋能。

一、政务服务“跨省通办”实践发展及成效

2020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推进政务服务“跨省通办”的指导意见》。两年来,各地区各部门认真落实国务院要求,因地制宜,大胆创新,制定推进方案,精心组织实施,取得了明显成效。

1、推进模式多样。国务院有关部门、地方政府以数字化变革为动力,通过完善体制、协同创新、跨区域联动汇聚改革合力,逐步形成推进政务服务“跨省通办”的三种主要模式。一是中央主导模式。由党中央、国务院作出总体部署,提出明确要求,以国家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为牵引,聚焦国家重大战略和企业群众的实际需求,各地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和要求推进。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推进政务服务“跨省通办”的指导意见》发布140个事项“跨省通办”,提出到2021年底前基本实现高频政务服务事项“跨省通办”的目标。国家政务服务平台“跨省通办”服务专区上线运行,初步实现第一批可网上办理事项的“跨省通办”。二是地方“结盟”模式。以地方自发联动为主要特点,特别是地理位置临近、经济社会一体化程度较高的区域联合起来,推动政务服务事项统一标准、统一平台办理。如长三角三省一市、“京津冀+雄安”、西南五省(市、区)、粤港澳大湾区等区域政务服务“跨省通办”均采用了这种模式。三是社会助推模式。由第三方机构利用技术优势,推动有关地方政府实行“跨省通办”,以承接“跨省通办”中“省里做不了,国家不必做”的工作。如建行充分发挥网点、人员、安全优势,推动西南五省份政务服务“跨省通办”。上述三种模式各有特色,体现了各级各地各部门为优化营商环境、满足市场主体和广大群众异地办事需求进行的创新实践,为全面推进政务服务“跨省通办”奠定了扎实基础。

2、举措亮点纷呈。各级各地各部门通过多方合力、多措并举,加快推进政务服务“跨省通办”,呈现出以下特点和亮点。一是注重顶层设计和统筹协调。如国务院办公厅秘书局分别于2019年3月和2019年12月印发《长三角地区政务服务“一网通办”试点工作方案》《京津冀地区政务服务“一网通办”试点工作方案》,科学规划政务服务跨域办理的“四梁八柱”;泛珠三角区域建立联席会议机制,成立政务服务“跨省通办”工作领导小组;2020年3月,上海牵头并会同江苏、浙江、安徽成立工作专班集中攻坚;2021年9月,四川、重庆、贵州、云南、西藏决定建立西南五省份商务领域政务服务“跨省通办”联动机制。二是注重聚焦高频事项办理。国务院部门和各省份2020年底分别基本实现58个和74个高频事项“跨省通办”。如,2021年6月,民政部正式在“七省二市”实施婚姻登记“跨省通办”试点,至2021年底,试点地区共办理“跨省通办”结婚登记22092对;截至2021年7月27日,长三角区域已有119个高频事项或服务实现“跨省通办”,全程网办超508万件,线下窗口实现区域内41个城市全覆盖,线下窗口服务7.3万余次。各地还结合实际,不断丰富“跨省通办”业务场景。如广州佛山市按照“标准规范、相互授权、异地收件、远程办理、协同联动”的服务模式,实现73项事项可在北京、海南、江西、福建等省份通办,北京、海南、江西、广西等省份13个城市的企业开办、粮食收购资格许可、动物诊疗许可等485项政务服务事项可在佛山实现“跨省通办”。三是注重发挥新兴技术赋能作用。如2021年11月,辽宁、江苏、贵州等九省十市签署政务服务“跨省通办”战略合作联盟协议,各合作单位充分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依托全国政务服务“一网通办”体系,实现政务数据共享交换应用;2020年12月,浙江省发布《关于加快推进政务服务“跨省通办”“全省通办”工作的实施意见》,完善统一身份认证、电子证照、电子印章等支撑能力,推动高频电子证照标准化和跨区域互认共享,利用区块链等技术开发全省通用、跨省可用的电子证照、电子签章系统,确保数据真实、准确;北京城市副中心以“云窗口”破题,辅以5G CPE(5G客户终端设备),通过在天津市滨海新区、武清区、宝城区,河北省廊坊市及其所辖大厂回族自治县、香河县、三河市、临空经济区等地政务服务大厅设立“跨省通办”窗口,实现副中心政务服务中心全部进厅事项延伸服务至“京津冀”三地。

3、实践成效显著。各地通过全程通办、多地联办、异地代收代办等举措,大幅压缩审批文件数量,缩减了企业群众的跑动次数和等待时间。一是通过数据共享推动全程通办,跑动路程大幅降低。2021年1月,9省(区)17地政务服务管理部门组成的“云上办”政务服务“跨省通办”合作联盟正式成立,从辽宁沈阳到西藏拉萨,从内蒙古锡林郭勒到云南德宏,合作城市东西跨度超过3000公里,南北跨度超过3200公里。随着“跨省通办”的不断深化,企业群众在本地区就能办外地事,跑动路程大幅缩短。二是通过多地联办,审批流程持续优化。如天津市对于户口迁移、各类保险关系转移接续、住房公积金转移接续等迁移类事项,建立与有关省区市部门“多地联办”工作机制,申请材料和档案材料通过全国一体化政务服务平台共享,减少了申请人的办理手续和跑动次数。三是通过服务专窗实现异地代收代办,审批效能明显提升。如吉林推动“异地代收代办”,通过“收受分离”模式,依托多方会商等机制,推动实现申请人在异地通办专窗提交申请材料,经形式审查和身份核验后,通过寄递等方式将材料寄到业务属地完成办理,相关结果也可通过寄递或者网络送达反馈给申请人。

二、实施“跨省通办”面临的现实难题

调研发现,政务服务“跨省通办”还存在事项标准不统一、数据共享不充分、发展不平衡、供需不匹配等难题。这些困境反映了长期以来制约政府治理现代化的深层次体制机制障碍,亟需引起高度重视。

事项标准不统一。不同省份之间,政务服务事项的申请材料、办理流程、办结时限和办件结果等差异较大,导致申办和受理环节不一致,政务服务“通办”难度较大。比如,对于居民办理一站式户口迁移,多地在材料清单、审核要求、办理时限上都不一样。调研中很多一线政务服务机构和人员反映,事项标准不统一是“跨省通办”陷入困境的直接原因。

数据共享不充分。需要的数据不共享,共享的数据不需要,导致跨省办理业务难度加大。一方面,因为数据共享范围受限,给部分群众办理“跨省通办”带来困难。以某地办理婚迁业务为例,如果是省内迁移,办事人员需要提供本人的居民身份证,可通过一证通办、常住人口系统电子共享材料查询办理。如办事人结婚登记在省外,则无法通过数据共享查询其婚姻情况,导致婚迁业务无法办理。由于婚姻登记信息不能全国共享,难以完全防范有些人重婚的可能。另一方面,跨层级、跨部门、跨业务数据共享难题仍一定程度存在,进一步加大了“跨省通办”的难度。以电子证照应用为例,在窗口实际办件中,一些人因为年龄较大、受教育程度较低等原因,习惯于纸质证照,难以接受纯电子许可证形式,影响到以电子化为基础的“跨省通办”。

网上政务服务发展不平衡。一是各地由于管理体制机制、一体化发展模式、信息化支撑能力存在较大差异,网上办理深度差别较大。有些省份的服务渠道集约化程度不高,政务服务入口不统一,缺乏有效整合。政府门户网站、政务服务频道、网上政务服务大厅、行政审批大厅、各类政务服务APP等网上服务入口复杂多样,给办事群众带来“门难找”的困惑。二是各地“跨省通办”基本是以点对点代办、互相授权信任签订协议为主,窗口收件与受理授信机制不一致,办事系统之间衔接机制不明确,真正实现全程网办的事项很少,多数只能是异地代收代办。三是中央部门垂管业务“跨省通办”受各地网办能力的影响较大,很多“跨省通办”事项在一些地区“水土不服”,难以落地。

三、加快推进政务服务“跨省通办”的对策建议

政务服务一头连着党和政府,一头连着企业和群众。随着人口、企业等经济社会要素的流动性大幅增强,随着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加快发展,对政务服务“跨省通办”的需求也日趋迫切。对于当前政务服务“跨省通办”面临的诸多难题,要注重从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高度重视解决,既要调整政策和策略稳步推进,更要在优化组织结构、加快数字化转型和完善法治方面重点发力。

1、实施“三个一批”,防止“大水漫灌”。一是“建一批”示范区。可选择在长三角、泛珠三角、“京津冀”等经济社会一体化程度较高、人员流动频繁的区域,建立3—5个国家级政务服务“跨省通办”示范区。鼓励地方根据实际,建立省级政务服务“跨省通办”“跨市通办”示范区。二是“联一批”毗邻区。可借鉴长三角先由上海青浦、江苏吴江、浙江嘉善三地实现事项“同城化”办理,再全面吹响“冲锋号”的做法,鼓励一些基础较好的城市先行先试,待条件成熟后逐渐实现区域化“跨省通办”。三是“带一批”落后区。及时总结已试行的140项跨省通办事项推进经验,突破原来只重视政务服务单兵突进的模式,着眼于体制优化、结构调整、组织整合、制度完善,发挥示范区的辐射作用,带动其他省份的“跨省通办”走向区域联合、共同发展道路,加快推动“跨省通办”由“盆景”变成“风景”。

2、注重“强纵联横”,推动纵向统筹能力和横向协同能力“双提升”。一方面,强化国务院部门与地方政府的工作协同,切实提升政务服务跨省运行能力。针对地方政府承接部委“跨省通办”事项难度大的问题,国务院部门既需强化本级事项协调力度,更要强化对地方政府开放垂管业务系统的技术和安全保障能力,满足地方政府对垂管业务数据的迫切需求。另一方面,推动各地区各部门横向协同和联动,提升政务服务一体化水平。进一步提炼和聚焦高频事项,建立和发布“跨省通办”数据需求清单,加快人口、法人、信用等国家基础数据和人壮、医保、社保业务数据开放共享。探索建立各地区各部门联动机制,开展政务服务“跨省通办”效能考核,激发各方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3、强化“筑基工程”,实现标准、业务、数据“三合”。第一标准要统合。各地区各部门要按照“应减尽减”“能统尽统”的原则,调整优化“跨省通办”事项的业务规则,明确申请条件、申报方式、受理模式、审核程序、办理时限、发证方式、收费标准等内容。通过推行标准化,统一办事指南和办理流程,加快实现“同样事同样办,换地方照样办”的目标。第二业务要融合。加快线上平台和线下代办窗口融合,实现线上线下无缝对接和一体化办理。深化“全程网办”,拓展“异地代收代办”,加强对政务服务“跨省通办”的服务支撑,依托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进行系统集成、数据共享、业务协同,优化再造服务流程,推动“跨省通办”事项“掌上办”“指尖办”。第三数据要整合。明确数据共享供需对接、规范使用、争议处理、安全管理、监督考核、技术支撑等制度流程,满足“跨省通办”对数据的需求。强化国家政务服务平台“跨省通办”的支撑能力,逐渐实现数据在国家平台汇聚和整合。利用大数据技术,开展“跨省通办”服务效能分析,为持续优化服务质量提供数据支持。

4、着力“四个创新”,为“跨省通办”注入活水源泉。一是技术手段创新。根据各地区各部门的实际,不断挖掘和丰富具体业务场景,加快推进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手段在政务服务“跨省通办”中的应用。可借鉴浦东新区“政务智能办”模式,依托人工智能技术,搭建智能辅助审批系统,实现智能审批全流程闭环运行。开展“区块链+跨省通办”试点,构建“链上共识”机制,提供异地代收代办、材料智能核验、办事结果互认、审批数据上链等“全环节、多元化”的跨省通办服务渠道。二是政策体制创新。重点加快“跨省通办”和信用体系建设同步推进,为告知承诺制度的顺利实施提供信用保障。利用“跨省通办”业务数据,为国家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提供有力支撑。三是推进模式创新。积极探索社会力量参与机制,鼓励有条件的技术企业开展“跨省通办”业务协同、数据流动、安全保障等关键技术攻关。开展政银合作试点,发挥银行技术、人员、网点“国家队”的优势,共同推动“跨省通办”向基层延伸。四是法律制度创新。加快档案管理、网络材料认定等相关法律法规、部门规章、规范性文件的立、改、废工作。鼓励地方探索制定适合“跨省通办”情境的地方性规章和规范性文件。


编  辑:苏雷

审  核:洪秀春